鬼故事

夺命幽魂曲

故事词典 www.gushicd.com

阅读: 59

丢手绢的男生 我和小桂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失物招领处,那天我闲得无聊正在练倒立。 说起来,本姑娘练习倒立也有一段日子了,好不容易才成功那么一次,小桂子可是第一个出现在我“倒过来的世界”里的人。 “你找啥?”我连声热切的招呼都没打,直接开门见山奔向主题。 小柱子有点紧张,犹豫了半天,才开口回答。 “手绢。”小桂子比比画画地说着,“大概这么大,白色的,上面有小碎花。” “这里从来没登记过手绢,即便是有人看到手绢也不会捡吧?即使是捡了也不太会送到这里来呀。你还是买个新的算了。”我说。 说这话的同时,我已经猜到小柱子即将说出的话。果不其然,他一点儿没让我失望。 “它对我有很特别的意义。”小柱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我, “拜托你了!” 我闭上眼睛,深呼吸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跳下来,正准备仔细向他解释一下“失物招领处”的存在,只是为了广大丢失和拾获物品的同学友情提供的一个仓储空间,而不是提供人手替大家去寻找遗失物的这么一个自发性服务部门时,小桂子已经离开了。 尽管每天都会有很多像小桂子这么无聊的同学来找我的麻烦,我还是坚持守护着失物招领处。不为别的,只想尽自己的能力多帮帮其他同学。 抢手绢的怪胎 周六下午没课,我在图书馆里泡了大半天。这才想起自己中午饭还没吃,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奔向食堂。不料想,刚出门就碰上一股邪风,风卷着沙子迷了右眼,疼得我直淌眼泪。 我顾不得眼睛疼,用另一只没进沙子的眼睛在附近搜索着,最终定格在不远处的树杈上。 树杈上挂着一个白色的,带着小碎花的手绢。被风吹得忽闪忽闪的,好像在朝我招手。几秒前,从我脸上飞过的东西一定是它。 我走了过去,伸手想去把它抓下来。可惜我个子太矮,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摸到。恰巧有位高个子男生从我身旁经过,我赶紧拜托他帮忙把手绢取下来。 男生答应得很痛快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手绢取了下来。可是,就在手绢接触到他指尖皮肤的一刻起,他的脸就开始渐渐变了颜色,五官迅速扭曲成一个漩涡状,好像摸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。在我看来,手绢完全就像新的一样。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弄出这样的表情来。 我瞪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,看他丝毫没有要把手绢还给我的意思,就赶紧把手掌伸到他面前,不是很客气地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 男生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手绢: “对不起,我不能把它给你。” “你谁啊?快把手绢给我。”我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抢,男生动作干净利索,一个后跳躲开我的进攻。 “我是小武。”男生一本正经地说道, “今年二十岁。” “管你是谁,快把手绢还我!”我的忍耐力已经跌破底线,心中的怒火一触即发。 “女人真复杂,明明是你先问我是谁。”小武说, “本来这手绢就不是你的。” “那也不是你的啊!”我没好气地说道, “我是本校失物招领处的部长,事前已经有人到我这里挂失,这手绢和他描述的一样,我敢肯定这就是他丢失的那个。” “不可能,不相信,不对头。”小武连着说了三个“不”,这下我真的恼了,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: “你信不信我揍你?” 小武“哼”了一声,趾高气扬地说道:“有本事就证明你是货真价实的部长。” 我不想和这个智力有问题的家伙继续争执下去,反正手绢也不是我的,他想要就让他拿走好了。可转念一想,又觉得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。再想想小桂子当初拜托我时的诚恳模样,我不得不耐着性子将这个讨厌的家伙带回失物招领处。 和手绢无关的事 小武在失物招领处转悠了半天,好像走进新世界一样兴奋。 “喂,现在能相信我的话了吧?赶紧把手绢给我。”我说。 “手绢给你可以,不过我有个条件。”小武晃悠着手里的手绢,放慢语速说道,“你得答应帮我也找样东西才行。” “凭啥啊?”我不满地撅起嘴巴,要是他换种方式,我会很愉快地答应帮忙,唯独不喜欢这种类似交易的形式。 “就凭你这么可爱又这么乐于助人。”小武笑嘻嘻地看着我, “如果这还不够,就再加上一条,我可能对你一见钟情。” 这种话要是杜马对我说的该有多好,为什么偏偏是这么个不着调的陌生家伙? “不和你开玩笑了,说正经的,这手绢你最好不要接触,其中理由我暂时不方便说。”小武突然变得十分严肃, “不过,如果你坚持要的话,我就给你。”

下一篇:午夜的阳台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旅馆末间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首页

故事

地图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