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悚故事

七把小提琴

故事词典 www.gushicd.com

阅读: 53

传奇小说 把小提琴(作者)江南雨 【一】尼斯的小咖啡馆——大胡子——父亲的遗产——密码藏什么地方——尼斯懊悔不已 俗话说,子承父业,不过凡事也会有例外。尼斯家世代制作小提琴,但尼斯不喜欢这门手艺,和同龄的年轻人一样,他喜欢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。 尼斯和父亲吵了一架后,一个人闯到米兰开了一家小咖啡馆。可是,咖啡馆的生意很冷清,尼斯懊悔选了这么个冷落的市口。当初选址,他看中的是一个热闹场所,不过那里租金要贵一倍。 实在没事干,尼斯靠着柜台打盹。这时,有个客人走进店里来,他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店堂,拍拍尼斯的肩膀。 尼斯抬起头一看,原来这是他父亲生前的一位老朋友,因为他生就一脸密密匝匝的又黑又硬的胡子,人称大胡子。 大胡子说:“你继承了父亲一大笔财产,怎么仍然开着这么可怜巴巴的一个小店?”尼斯的父亲前些时候刚过世,尼斯是独子。 尼斯招呼大胡子坐下后说:“那笔钱我用来买了一套别墅。”大胡子叫了起来:“别跟我哭穷了,那笔钱足够你买下套意大利最好的别墅呢!” 尼斯吃了一惊,说:“我父亲开的是乐器工厂,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。父亲自己也住在那几十年的老房子里,哪有什么钱财?” 大胡子说:“你不知道吧,你父亲买彩票中了大奖,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很危险,我就劝他把钱存进了瑞士银行里。” 尼斯说:“可是我并没有找到什么存折呀。”大胡子说:“这就对了,瑞士银行保密,没有存折,只留一个密码,无论是谁,只要说出这个密码就可以拿到那一大笔钱。” 尼斯苦恼地起来:“这么讲,密码给爸爸带到棺材里去了?”大胡子安慰他说:“这是不可能的,你是他唯一的儿子,密码肯定藏在什么地方了。” 尼斯低头思索了一会儿,突然又喊了起来,“该死,我把布勒亚的家产都卖了,怎么办呢?” 大胡子走后,尼斯越想越懊恼不已,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呀! 【二】同居的女人——梅妮的猜测——回布莱亚去——拍卖师——密码就在把琴里 一个妖娆的女人从楼上走下来。“刚才那个大胡子跟你讲什么了?”她问。这是梅妮,这个街区有名的交际花,咖啡馆一半的钱是梅妮出的,她现在和尼斯同居。 尼斯把父亲有一笔遗产的事情告诉了梅妮。梅妮还没听完脸上就变了颜色,大声嚷嚷道:“你这个白痴,这么急着就把老爷子的家产全卖了,过你的穷日子去吧!” 女人们都这样,一有不如意的事不是叫叫嚷嚷,就是号啕大哭。 尼斯小声说:“我还不是惦念着你和店里的生意才赶回来的吗,事情都这样了,你说怎么办吧。”梅妮白了他一眼说:“这个破店关了才好。” 这才说正事,毕竟梅妮有头脑,猜到老爷子肯定把密码藏在自己心爱的东西里了。老爷子一辈子最心爱的是什么呢,是他的小提琴,老爷子做了一辈子小提琴,差不多有二﹑三百只吧。 尼斯倒吸了一口气说,爸爸做了这么多琴,我们从哪查起呢?梅妮又白了他一眼:“笨蛋!当然从做得最好的琴查,他会把密码放在他最得意的作品里,因为那是留给他唯一的儿子的。” 他们立刻动身回故乡布勒亚去。去找当初的拍卖行,虽然东西拍卖掉了,但那儿会留下购买者的地址。 拍卖师是个很严谨的人,听说他们要人家的地址,马上申明行里有保密的规矩。这时候就显出女人的优势来了,禁不住梅妮的软磨硬泡,拍卖师最终捧出了帐本。 尼斯家最值钱的东西,拍卖师印象最深的是把小提琴,他们放在一个精致的柜子里。尼斯和梅妮对望了一眼,这把琴无疑就是他们父亲最得意的作品了,密码就在它们里面。 他们回到旅馆。梅妮开口说,当今之计,只有把琴找回来。密码在哪一把当中呢?尼斯说:“我可不知道,我对小提琴就像对爱因斯坦一样,完全不了解。” 梅妮生气的说:“都是你平日里从不进爸爸的工场,引出多少麻烦!”尼斯回答说:“我打小就不喜欢做木匠,干木匠多脏多累。”梅妮说:“现在好了,只能把那把琴都弄回来。” 【三】把琴弄回很麻烦——动身去罗马——跟踪小姑娘——两个孩子撞上了——看见了谁 这把琴,一把琴给罗马的一位教师买走,一把琴给马赛的一个小提琴家买了,一把琴由一个威尼斯商人购去,一把琴归一个哥本哈根的海员了,一把琴为希腊的一个收藏家所有,最后两把现在属于一个苏格兰农场主。 “好像真的挺麻烦,”梅妮说,“虽然你父亲并非意大利最有名的工匠,但是布勒亚的小提琴名声在外,想从他们那儿取回来不容易。”尼斯说:“难道我们还没有试一下就泄气了?” 梅妮赶紧说:“我的意思是光想花钱买回来恐怕不行,得想些别的途径。”尼斯说:“还有谁比你有更多的歪点子呢,我算是选对人了。” 他们这就动身去罗马。罗马太伟大了,到处是古老的遗迹,但他们无暇去翻找历史的瓦片,他们急着找的只是一把不起眼的小提琴。 这把琴现在拎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,这个小姑娘正沿着大街小巷去一个音乐老师那儿,这把小提琴是她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在罗马,有钱人家都请老师上门,这些老师气质高雅,收费昂贵,在大剧院里供职。一般人家的子女就去音乐老师家,这些老师生活潦倒,靠教授琴艺过过苦日子。 尼斯夫妇跟踪了小姑娘多日,他们明白在大街上强抢显然是不行的,警察很快就能找到他们。用什么方法拿到琴呢?当他们走过一个乐器店时,梅妮突然想出了个主意。 小姑娘到老师家要穿过个街区。都是些石子小街,因此行人很少。但是小姑娘兴致很高,一路哼着歌曲蹦蹦跳跳着走路。 当小姑娘拎着小提琴走到一个街口的时候,有一个男孩也拎着小提琴盒从另一条路上冒冒失失地奔来,两个孩子撞上了,都仰面朝天躺在地上,小提琴盒都扔在一边。 现在梅妮上场了,她先扶起小姑娘,又去捡起小提琴盒,那男孩子灵活,早自己爬起来了。小姑娘很有礼貌地谢了她,又蹦蹦跳跳地走了。 不知不觉中,小提琴已经掉了包,那个男孩子是尼斯雇来的,现在拿了钱也开开心心走了。小姑娘打开琴盒时,肯定发觉那不是她的琴,回家后免不了受到妈妈的责备,不过很快就会风平浪静,因为那把琴也不错,同样是布勒尼生产的小提琴。 尼斯提着小提琴转过街口时,看见一个人影晃过,再回头看时不见了。梅妮问,看见谁了?尼斯回答说,那个人好像是熟人。 第一次出手就成功了,他们喜不自胜,回到旅馆后就拥抱接吻,然后迫不及待地拿琴寻找密码,但是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,要么把琴分拆了检查,他们有些犹豫不决。梅妮说,还是等其他的琴弄齐后再说吧。 【四】大胡子睡不着——也去布勒亚——马赛的小提琴家——谁换了琴——还是去大胡子家 尼斯看见的人是大胡子。大胡子回去后也翻来复去睡不着觉,他想不到尼斯这个傻子漏掉了这么一大笔钱,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呀,千万不能错过了。大胡子也想到了要追回那把小提琴。 大胡子早知道尼斯父亲有把最珍爱的小提琴,他庆幸没有把这一点告诉尼斯,但是他也不知道到底哪一把里藏有密码,因为,其实那把小提琴是一模一样的。唯一的办法只有把把小提琴全弄到手。 第二天,他也赶回布勒亚,也到了拍卖公司,他认识很多人,随便编些谎话很容易弄到了买琴人的地址。但是当他跟到罗马,发现那把琴他慢了一步,给尼斯先拿到手了。不过看来密码不在里面,因为没有什么动静。他想,以后不能让尼斯他们占先了。 他们下一个目标不约而同的都是马赛的小提琴家。音乐家买到一把好琴就好比是神枪手拿到了一把好枪,是绝不肯放手的,尼斯去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。 但尼斯同样是不肯放手的,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哪!尼斯每天去拜访都许诺要用更多地钱买回那把琴,但那门总是紧闭着。终于有一天门开了,不过尼斯得到的是一个坏消息,小提琴家告诉他提琴已经转让给一位朋友了。 尼斯追问是谁买了去,小提琴家却守口如瓶,一把将他推出了门。 我们当然猜到是大胡子抢先了一步得了手,他用一把阿玛蒂小提琴换了那把琴,阿玛蒂琴是意大利最有名的琴,价钱贵了不知多少。 这一次大胡子花了血本,势在必得。小提琴家听说大胡子愿意用阿玛蒂琴来交换,也喜出望外,他盼望自己有一把阿玛蒂已经很久了。大胡子说,只有一个附加的要求,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是谁来换了琴,小提琴家立刻拍胸脯保证对琴的事一字不提。 尼斯灰溜溜回到家里,告诉老婆没能弄回第二把小提琴。第二把琴哪里去了呢?丹尼斯心神不定,梅妮也心神不定。 不过梅妮比尼斯有心计,她说一般人都去商店买琴,谁会找演奏家买琴呢,一定是有重要的原因才会这样做,她突然拍了下巴掌说:“哈,只有大胡子会这么做,他不是也知道密码的事吗?”尼斯说:“对呀,我怎么没想到?” 他们刚高兴了一会又发起愁来,知道了又能怎样呢,说不定大胡子已经在那把小提琴里找到了密码,正举杯庆祝呢,夫妻俩急得团团转。后来,尼斯说:“我们到大胡子家去吧,不论发生什么再见机行事。” 【五】他们讲和了——威尼斯商人很奸刁——仍然找不到密码——船出海去了 他们按响了大胡子家的门铃,出乎他们的意料,大胡子很快来开了门。还没有等他们开口,大胡子就抢着说:“你们来是为那把小提琴吧?”梅妮张口就说:“还不是吗,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,好好的保险箱不用,偏偏要把什么密码……” 尼斯吓得脸上变了色,急忙用手掩住她的嘴说:“我们进去慢慢谈。”暗暗责怪梅妮说话没遮没栏,假如给隔壁邻居听见了怎么办呢? 大胡子气呼呼地往沙发上一坐说:“你们好像上门问罪来了。假如当初你们有一份孝心,好好陪着老爷子,也不至于弄成今天这样局面。”尼斯只好不停地站起来打圆场。 原来,大胡子也正为化了一大笔钱生气呢,他在那把琴里也没有找到密码。大家不免互相埋怨了一通。 梅妮说,我们还是讲和吧,现在只有找到了那把琴,钱才有着落。 然后,他们又在拿到那笔钱以后怎么分配的问题上争执了起来,后来尼斯说,我们不是在重复一个鸡蛋的家当的笑话吧,鸡蛋没有孵出小鸡之前,所有的都是空谈,大家伤了和气没有好处,分钱的事还是等以后再讨论吧,事情就这样平息了。 他们坐下来商量去找第三把琴。第三把琴被一个威尼斯商人买了去,这可有点麻烦,虽然商人对小提琴一窍不通,对音乐一无所知,但他知道商品一转手可以获得大利润。 那商人果然十分狡猾,他们刚刚提出要看看那把琴,商人就猜出了他们的来意,他一会儿说琴要留给自己用,一会儿又推说得问了太太再说,这样不断地把价钱抬高,结果多花了倍的价钱才成交。 为了凑足这些钱,尼斯把米兰的饭店都卖了。事成之后商人还觉得卖得便宜了。他对丹尼斯说:“这个制琴家,虽说不是最有名气的,但他死了,他存世的琴就希罕了。说不定我现在出的价还是地板价,过上几年会翻几十倍呢。” 尼斯暗暗庆幸没有透露自己就是制琴家的儿子,否则的话,结果还不知是怎么样呢。他们在第三把琴里也找不到密码,那该死的密码好像在跟他们捉迷藏,非到最后关头才肯露出它的真面目。 不管怎样,尼斯还是决心坚定不移地干下去,父亲的那笔钱如果落到别人手里,那会是他终生的遗憾。 第四把琴给哥本哈根的一个远洋轮船上的水手买了去,他们探听到这艘船现在已经出海去了,至少要等半年以后才会回港。 【六】古堡——假扮的邮差——有什么事吗——找到了那提琴 那么,就先去追第五把琴吧。第五把琴给希腊一个收藏家买去,收藏家住在一个古堡里面,平日里闭门谢客,深居简出。 他们在古堡外转了几圈,见城堡是用整块整块巨石头垒成的,又高大又坚固,除非用拿破仑的大炮轰击,没有别的法子可以进去。想用钱打动收藏家难上加难,他收去的东西一般不大可能再卖给人家,再说他们也出不起那价钱。 三个人绞尽脑汁,总算想出了一条妙计。 尼斯找到一个造假高手,伪造了一份大英博物馆的邀请书,假称有几件国宝级的藏品要请他去作鉴定。由大胡子装扮成邮差送了去,那收藏家果然没有丝毫怀疑,高高兴兴到伦敦去了。 收藏家出了门,下面的事就好办了。尼斯化装成一个绅士,大胡子扮了个警察,他们去敲古堡的门。古堡里现在只有一个老仆人看门,他谨慎地打开铁门上的小窗子,问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。 大胡子装扮的警察说:“收藏家忘了带一件东西,但是船要开了,只能托这位先生乘下一班船带去,呶,这是收藏家的信。”老仆人一见果然是收藏家亲笔——当然也是伪造的,又见有警察陪同,就放心地开门让他们进去。 老仆人说,信上讲的那把琴我可弄不清楚,东家有很多小提琴呢。尼斯笑笑说,没关系,我清楚得很呢。大胡子推推他,怕他说漏了嘴。 没料想这个古堡很大,有许多房间,每只房间都堆满了收来的东西,有些东西整整齐齐堆放着,有的乱扔一气,有些是古董,有些是希奇百怪的旧东西,到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。 找了好久,他们才发现那把小提琴躺在一个角落里,看来收藏家并不重视它。他们一本正经地签了一张收条,顺利地拿回了那琴。但是琴里没有密码的踪迹。 【七】奶牛场主——冒充音乐教师——偷琴——杀了他 在尼斯的本子上,第、第把琴是同一个人买去,他是个苏格兰农场主,他的农场规模很大,光奶牛就有几十头。 农场主这辈子最遗憾就是没有学会拉小提琴,他小时候就向望着做音乐家,但是他父亲不允许,硬要他继承父业帮着管理农场,直到现在他还在忙着他的农场,没有时间学习音乐。 所以农场主最大的愿望是,让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从小就学习拉小提琴。 尼斯他们商量下来,可以冒充家庭音乐老师上门去应聘,趁机打探消息。尼斯虽然出生在音乐家家庭,却从来也弄不懂音乐,大胡子稍微懂一点点,于是只好让大胡子冒充家庭音乐教师上门去应聘。 大胡子进门以后,发现那一对双胞胎还只有岁,只能用儿童提琴吱吱呀呀乱拉。他随便拿起一把琴,装腔作势地拉了几个音,说用这种琴学不好音乐,你要买名牌琴才对。 农场主点头称是:“我早买了两把布勒尼的小提琴,现在锁在箱子里,等孩子长大一点用。”农场主显宝似的大开了箱子让大胡子看,大胡子一看,那他们要找的那两把琴正舒舒坦坦地躺在箱子里,茫然不知他们费了多少心! 大胡子回来以后,大家商量了用偷的办法。为此他们请了来一个号称‘千手神偷’的小偷,虽然那小偷开出的“手工费”也很高,可是他偷的本事很大,没费事就把琴弄回来了。 农场主一点都没有发觉,因为那个箱子平常不用,下一次打开不知要待何日。 遗憾的是,在那两把小提琴里,他们同样一无所获。 三个倒楣蛋倒在沙发上叹气。突然,大胡子跳起来说:“我们叹气做啥,我们应该庆祝才是,再过几天那艘船就会回来了,密码百分之一百在那把琴里,这是毫无疑问的了。”三个人转忧作喜,又振作起来。 大胡子走后,梅妮对尼斯说:“刚才大胡子的话你听清楚了吗?”丹尼斯说:“听清楚了,我们只需要把那水手搞定,就成功了。”梅妮生气地说:“成功个屁,大胡子就要和我们分那一大笔钱,他不是太轻松了吗?” 尼斯疑惑地问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梅妮凶恨地说:“应该把他杀掉!”尼斯吓得打了个冷战,他是个胆小的人,从没有想过要杀人,平时拿刀子削苹果都是小心翼翼的。 梅妮比他心狠多了,她主张用毒药,用毒药是最古老又是最简便的方法,意大利一半以上的谋杀案子都用毒药。为了保险,他们把细节反来复去研究了一整夜。 过了一天,大胡子又上门来了,他们要在水手回来之前讨论个办法。梅妮说,昨天我们已经想了一个初步的方案,你看行不行。尼斯就把他们夫妻预先策划好的说了。大胡子觉得这法子简单可行,点头同意了。 【八】轮船到港——做记号——你好狠毒——密码呢 那艘轮船果然如期到港,水手回到阔别已久的家。他是个单身汉,家中空空如也,最值钱的就是那把小提琴。因为他喜欢拉小提琴,虽然拉得实在不怎么样,但是他自我感觉还是很好的,觉得和音乐家比水平差不了多少。 尼斯和大胡子上门去,说他们买到了制琴家的另外把琴,据说制琴家有把琴做得最好,他们听说第把琴在水手这儿,所以他们邀请水手拿着他买的琴到他们家去比试一下,说得水手心痒痒的,马上答应接受邀请。 第二天,水手准时带了他的小提琴前来。尼斯端来杯白兰地,说要庆祝一下。大胡子先下手取了预先做了记号的,尼斯把没做记号的一杯酒递给水手,自己也拿了一杯,梅妮拿了剩下的一杯,大家碰杯以后就一起干了。 水手急着要看那把琴,尼斯说:“你等一下,我马上去取。”他坐着身子却不动,奇怪地看着他们。 大胡子感到不对头了,计划可不是这样的,他想站起来,但刚起身就绊倒了。差不多与此同时,水手也倒下了。梅妮兴奋地说:“我们成功了。”刚说完,觉得肚子里一阵钻心的剧痛,不禁指着尼斯说:“你好狠毒!”。她也倒下了。 尼斯自言自语地说:“你想不到吧?我把原来的计划做了小小的改变。留着你这个狠毒的女人,说不定我会死在你手里。” 尼斯也等不及去处理那些死人了,他急着拿过水手的小提琴查看,不禁大失所望,里面同样没有密码。他干脆用锯子,用小刀,用锤子,把把小提琴完完全全粉碎了,同样找不见什么密码。 他急疯了,把小提琴的碎片乱扔,他就在一片满天飞舞的木屑里发疯似地走来走去,一面不停地嘶叫:“我的密码呢,我的密码呢?” 尼斯最终给送到疯人院去了,警察看到客厅里躺着具尸体,地上一地木屑,不明白出了什么事,当然他们不会知道一切的原因是为了瑞士银行的一大笔钱。至于密码么,也永远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也许尼斯爸爸根本就没有发过财。(字)

下一篇:人鬼生死恋(五)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恐怖故事两篇(七)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首页

故事

地图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