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默故事

低调就有腔调

故事词典 www.gushicd.com

阅读: 78

按照惯例,销售部都是在年初五聚餐的。今年也不例外,才近中午点,在鸿运来酒家“福星高照,财源广进”新年大红条幅下,满满一桌聚齐了。  销售经理大林和爱人小夏早早就到场,还带来了他们的宝贝儿子三岁的牛牛。桌面上洋溢着中国年的喜庆,喝完一瓶度的小糊涂仙,话匣子就打开了。同事们七嘴八舌,高谈阔论,谈论着春晚、瞌睡姐、刘谦魔术、迎财神、放鞭炮,而更多的是引逗大林宝贝儿子。  小牛牛坐在高脚娃娃椅上,看到刚端上的炒虾仁,喜欢吃的,就远远地伸出手,拿不锈钢小勺去抄,弹眼落睛活络得很。  新来的跟单员马景说:“这小家伙上额天庭广阔,将来肯定能当公务员,是个当官的料,前程无量!”  助理罗柏石说:“当公务员算啥?看他夹菜,动作麻利,手能伸多长,就像刘备手长过膝,肯定是个新贵达人!”  报关员杨茜茜说,“看,小宝贝下额地阁方圆,长大不愁吃穿,当然有房有车,而且是豪房豪车。噢,是带着房子一起开的豪华房车,可以周游欧洲列国的!还有这耳朵,老大的,耳大福大,好人,你说,是吧?”  好人,是部里负责机电产品销售的郝仁尔,同事们叫顺了,就简称“好人”,大学自动化控制专业毕业,阴差阳错搞销售,但销售额紧追大林,名列前茅。他一贯低调沉默不张扬,坐在靠墙角落一言不发,但对罗助理的话很不以为然。  所以,当杨茜茜点到了他,就一下子从嘴里嘣出话来:“耳大福大,没研究过;但小孩子手长过膝,是胡说八道,手这么长,不就成另类怪人了!再说,真的当了公务员,手伸得这么长,有意思吗?没听说过——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吗?!”。  在喜庆的宴席上,说这样的话似有点不合时宜,但一贯低调的人有时会出人意料地hold不住。  小夏量大福大,只是笑笑,随手往牛牛小嘴里塞了块水果色拉,小宝贝眼睛只是直勾勾盯着邻桌,小鼻子一扇一扇地抽动,一副感觉不畅的神态。  见有点冷场,商海浮沉多年的副经理金令圭,走过去抱起牛牛,发表高论了:“耳大福大,是的,长大后肯定有福。还有,看这小鼻子长得多好,位置好,居中央,四面八方财路通;鼻梁高,居高临下财富来;鼻翼宽,发交际财、合伙财;还有这鼻孔多大,通气,财神不坐高铁坐飞机,飞得高来得快!”  老金话音刚落,牛牛的鼻子就一抽搐,就大声“啊咳!阿咳......”咳嗽起来,并用手指着邻桌。  只见阵阵烟雾从旁边飘来,邻桌也是朋友聚会,几瓶酒下肚谈兴正浓,烟酒会友,香烟搭桥酒铺路,历来如此。尽管餐厅的墙上醒目地张贴着禁烟标识,照样有人抽烟。  牛牛一阵咳嗽后,大林有点耐不住;金副经理急忙叫过服务员,叫他去劝邻桌把烟灭了。  邻桌上座的是一个现在很时兴的光头老板,看额头的皱纹和脸上的斑痕,至少多岁,旁边的女士白嫩精干,看来至多三十出头。对座的叫着老板娘,恭敬地递上一支烟。正应了今年春晚的一句台词,现今哪个老板的媳妇不年轻!抽着深色细长的摩尔烟,不时吐出一个绕一个的烟雾圈圈,很有大姐大的派头。  服务员上去,大姐大一句话顶回来:“我们出钱吃自己的饭,抽自己的烟,公款吃喝都不禁,禁什么烟,碍着谁了!”

100

服务员没辙,去叫了餐厅当班经理。一会,穿戴庄重的高个黑西装来了,指了指墙上的禁烟标识,很有礼貌但很严肃地说:“这里是无烟区,请你们配合一下,把烟灭掉!”  这下光头老板来火了,“有无烟区,就有吸烟区!我也懂的,按规定饭店要分无烟区、吸烟区,吸烟区要张贴‘吸烟有害健康’告示,但可以吸烟!我到饭店来消费,你们没有吸烟区还有啥道理?!”  此刻烟雾袅腾,牛牛呛得不住咳嗽,大林憋不住了,大步流星走了上去,闪亮登场,指着光头,高调出言:“你们搞啥格名堂,瞎糊搞嘛!墙上老清爽地写着‘禁止吸烟’,你要吸嘛就到门口去吸,到走廊去吸,到洗手间去吸!”  见有人帮腔,黑衣经理也胆大声高了:“按禁烟规定,不设吸烟区就是全面禁烟,你们要吸,可以到外面等候区去,也可以上洗手间去!”  “亏你想得出!”光头不买账:“我花钱在这里请客吃饭,你叫我上洗手间去,你们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我花了钱,就要在这里吃饭、喝酒、抽烟!”  见到这样的人,见多识广的餐饮经理也没辙了。  “啊咳!啊咳!啊咳咳!”牛牛又连着咳嗽,大林真是心疼,看着光头一张赖皮的脸,怒火中烧,端起一个鱼盘,重重地敲打桌面,“你这人哪能这样?欠揍啊?!”  高调的大林此刻显然因激动跑调了。  “你揍啊!你小子敢打人!”光头显然不是省油的灯,大声嚷道:“我抽烟不犯法,你打人就是犯法!”  法规健全的社会理应令行禁止,此时此刻却令不行、禁不止,显得苍白无力,如同城管被人责骂一样无奈,却又不遭人理解、同情。此刻,遭遇如此境况,大林和黑衣经理呆立那儿,也不知再说什么好。  欺人的往往就是得寸进尺,只听“啪”的一下,光头就摔下那个带着半面鱼的大菜盘!全场震惊。  “你有种揍啊!打人啊,你打啊!”大姐大也护和着,一贯高调的大林知道自己跑调了,竟然呆若木鸡。  倒是黑衣经理瞪大着眼睛,张大的嘴里嘣出一句不连贯的话:“你、你、你打碎……盘子了,元,要、要、要赔的!”  “赔什么!他要打人,我是正当防卫,赔什么?!TMD的,老子啥子没见过,欺侮到我头上!要赔他赔!”光头气势汹汹指着大林,全场再次震惊。  遇到蛮横的,大林无言以对,冷场。  “来!我们酒照喝,烟照抽!”光头乘胜追击,招呼同桌朋友,继续吞云吐雾。  大林和黑衣经理倒成了两只斗败的落汤鸡,无所适从。  此时此刻,牛牛也不哭不闹了,小郝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,又“哇哇......啊呵!啊咳……”哭闹起来。  闹哄哄乱糟糟中,只见小郝端着酒杯,走到光头跟前,扔给他一支绿箭口香糖,和他耳语几句,又瞟了一眼大姐大,光头竟然眉开眼笑,站起来同小郝陪全桌干酒:“来来来!盘子我赔了,烟就不抽了,喝酒,喝酒,和气生财,岁岁平安,发财发财!!”

100

转眼间,干戈化玉帛。  小郝回到自己座位,抱起牛牛,此时烟消雾散,牛牛也不再咳嗽了,随兴拉过好人的右耳,嚷着“大耳朵,大耳朵……”开始玩弄、研究耳朵。  小夏仍很纳闷,悄悄问小郝,“这场闹剧大林都没辙了,你咋搞定的?”  小郝低声说:“我没说啥,我过去只跟他说,‘大哥,你比我们都大吧,大姐,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时尚达人。看看,那个孩子才三岁,被烟呛得都哭了,你们都可以做爷爷、姨妈的,何必去伤害孩子呢!还有,打碎盘子我赔了,有句老话碎碎(岁岁)平安,那平安就归我了,你们伤得起吗?你们一年中会心安吗?和气生财,我敬你们一杯,龙年平安,发财发财!’我低调,他也不能高调,于是一笑解冤仇,就搞定了。”  小夏也笑了:“哦,这么简单,看来高调往往跑调,还是低调有腔调噢!”  节后上班,风闻小郝被委任为亚太区销售总监,职务还在大林之上。或许,正像茜茜所说耳大福大;或许,现世还有伯乐,低调不跑调,不耍花腔实实在在处世办事的人,是该被委以重任了。

下一篇:傻B机器警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返回列表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网站地图

首页

收藏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