侦探悬疑故事

凶 手

故事词典 www.gushicd.com

阅读: 15

  来访

  接到天亮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点。他在电话那头咳嗽得厉害,说他想在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时刻回来看看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“好,放心,我会好好接待的。”我说。

  事情来得如此突然。听说就在不久前,他开车撞了一名逃犯,被当成见义勇为典型,大张旗鼓地表扬了一番。但之后他就生了一场大病,医生说是受了惊吓,慢慢地演变成了整天咳血。

  夜里点,我在车站接到了他。夜幕下的他站在车站的柱子后面,活像一只鬼。走近才看到他一脸的蜡黄,表情痴痴呆呆,衣服也脏兮兮的。

  “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?乍一看还以为是要饭的呢。”我走过去,在他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,拉住他的手,只觉得像握着一块冰。想到他已时日无多,心中不禁凄凉。

  他凄然一笑,嘴唇蠕动一下,搂着我的肩膀,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最近见过娟子娘儿俩没?”回到我住的地方,他谨慎地关上门,认真地问道。

  “最近……最近比较忙,没注意过。”我心中一紧。自从天亮离开这里,就托我照顾娟子娘儿俩,可……

   “我五年多没见他们了,明天晚上陪我去看看他们吧!”他说道。

  “好,明天白天我有空,白天去吧!”我说道。

  “别,”他紧张地抬起头,声音突然增大,随即又小了下去,“还是晚上吧,我这病晒不得太阳。”

  我看到他眼睛的眼白部分出现了一些红斑,特别是右眼,红斑已占据了一大部分。

  三年没见,我也投不到什么话题,于是两人早早睡下。

  半夜,我突然被一阵哭声惊醒,我以为是在做梦。但那哭声离我那么近,使劲压抑着的哭声,像被人用手捂住了嘴巴一般。

  我去按灯,发现竟然停电了,屋子里漆黑一片。我下了床,站在屋子里,似乎那哭声就在我身边,我吓得浑身发颤。在搬进这里之前就听说这幢楼以前出过事,不会是……

  我不敢往下想,猛然间想到天亮,刚才一害怕,把他给忘了。

  我像瞎子一样在桌子上摸手机。拿着手机走到门边,打开门,那哭声像泛滥的洪水,一下子冲向了我。借着手机的光亮,我看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肩膀不住地耸动。他突然抬起头。我看到他那双血红的眼睛,吓了一跳,随即扶着门框站定。

  “你……”我只说了一个字,我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他看着我,离我只有三步的距离,一脸痛苦。我们就那么对峙了分钟。

  他慢慢地站起来。我感觉他突然高大了许多,到了让我仰视的地步。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氛开始蔓延。

  我心中一紧,转身关上门,背靠着门重重地呼吸。此时我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,睡衣又黏又湿地贴在身上。

  我突然想到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该这样对他。我转身拉开门,客厅里已经空无一人。

  过往

  第二天傍晚时分,我和他去了娟子家。我觉得与他生分了许多,也不敢与他靠得太近。我知道他太多的秘密,他也知道我太多的过去。

  我们在一个能看到娟子家门口情况的小饭店里坐下,直到娟子拉着小虎从楼洞里走出来,有说有笑地离开。

  “走吧!”天亮说道。

  我们起身朝娟子家走去。天亮熟练地走在前面,到了三楼,直接走到娟子家门口,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样。

  “你有钥匙?”我小声问道。

  他不说话,踮起脚从门上面摸出一把钥匙,熟练地打开房门。

  我心中一紧,随即鄙视起自己,种种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。多少的时光,我们就是这样轻车熟路地进入到别人家里的。我们是最好的搭档。

  “她没忘记我,看这钥匙。”他坐在那把他以前常坐的椅子上。

  我接过钥匙。这是一把新钥匙锃亮的沟槽闪着光泽。年了,一把钥匙如果扔在门上面不管,到现在早就锈得不成样子了。

  “不想亲自见见她?小虎也不小了。”我靠在我常靠着的桌子前,把钥匙扔到桌子上,从口袋里拿出烟,磕出一根来,递给他。

  他笑了一下,接过去。一切都像年前我们第一次进到这屋子里面时那样。我们坐在屋子里抽烟,天亮看到桌子上的娟子的照片,说喜欢上了娟子。尽管我当时十分想拿走娟子枕头下面压着的块钱,但最后还是忍住了,什么也没拿就离开了房间。

  “不见了,我怕见娟子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跟着我就是受苦。”他点着烟,抽了一口,拼命地咳嗽起来,咳嗽得浑身颤抖。我夺过他的烟,掐掉。

  “这口气可不像你,当年你多牛啊,人家娟子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被你迷得神魂颠倒。”我打趣说道。

下一篇:最好的结局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女出租司机探案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网站地图

首页

收藏

顶部